首页 恋语录 下章
第04章
 直到下午五点多,小语一直躺在上翻来覆去,脑袋依旧是清醒着,回想着为什么哥会吻她呢…?

 突然,"叮咚"门铃响起,心想应该是琦琦,起身下一颇一颇的慢慢走下楼去。

 “小语…你有没有怎么样,我好担心你喔!”琦琦就像大姊姊一样,门一开就扑向小语。

 “我没事啦!不小心撞到的,是哥太大惊小怪了。”

 “我看看。”

 小语出大腿上的大片瘀青。

 “还说没事!肿那么一大块紫耶!天哪,你是被保龄球砸到吗?”

 “…呃…真的没事啦!我明天就会去上课了!”

 就在琦琦坐下跟小语聊天没多久,歆毓就回来了。

 “嗨!!你们聊,我弄很快就可以吃饭了。”

 琦琦虽然非常怀疑,但在看到歆毓在厨房里的采绝伦的演出,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美食当前,不但好看又好吃!今天,就在琦琦的一段段的赞叹中,结束了丰富且精致的晚餐。

 当琦琦要准备回家时,在门口又跟小语多聊了一会儿。

 “诶,小语,你哥哥有没有女朋友啊?”

 “嗯…不清楚耶…不过看起来好像没有。”虽然在琦琦问这句话时,小语突然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接着回答。

 “是喔,你哥真是个好男人呢!帮我问问看,顺便介绍介绍吧!”或许是认真,或许是开玩笑,

 小语细细咀嚼琦琦所说的话。

 “嗯…”不知为何只挤的出一个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抵抗着她的心。

 “好了,开玩笑的,谢谢你们的招待,我走啰,掰!”

 琦琦走后,看小语走向客厅看电视,于是我走自冰箱拿起冰块用巾包裹着,帮小语冰敷。

 “好冰。”

 “以后洗澡小心一点,浴室不是可以让你跑跳的地方,就算被吓到也要镇定点,别慌慌张张的…”

 “好啦,哥,你真是跟妈一样…”

 “还敢说,等爸妈回来让他们知道你受伤,我不被他们剥光皮才怪!”

 毕竟是小语自己不小心弄受伤的,因此就算在不甘心也不敢说太多,只能嘟着嘴向我表示不服气。

 “不说这个了…对了,哥,你有女朋友吗?”认真小心的发问着今天琦琦问她的。

 “有你这个拖油瓶在,每天都要照顾你,我哪来那美国时间去。”

 “那真是对不起耶!”不知道为何,小语听到很开心。

 “你已经对不起我16年了!”

 “哼!”嘟着嘴,鼻子哼出一丝不服气。

 过了一会儿…

 “哥…”

 “嗯?”

 “你觉得琦琦怎么样…?”

 “不错啊,她很好。”因为她很照顾你。

 “喔。”心理突然冒出一股像似刚刚琦琦开玩笑后的那种不舒坦的情绪在心上。

 “怎么这么问?”

 “没有啦,琦琦觉得哥很好…”“哈,终于有人知道我好了,你看看你,身在福中不知福!”

 “哼!我要去洗澡了。”

 “洗的时候小心点!”我可不想在让她受伤了。

 第二天,我就载小语去上课了,今天不一样的是,我大胆的骑到小语教室的门外才让她下车,虽然知道伤势只要小心并无大碍,但我不想让她走远路而刺痛到。

 而小语读的是女校,我骑着机车在校园奔驰,又在小语班上出现,因此我在学校特别显眼。

 还好之前每天上下学去接小语都有跟警卫点头打过招呼,警卫知道小语受伤,这几天这么载小语,都挥挥手让我过去。

 到了第四天晚上,小语伤势好的差不多,已经不用冰敷了,可是要用手按摩将瘀血推散,于是到了小语的房间…

 “哥,我可以自己来…”因为想到又要将裙子掀起,且受伤处又靠近女人最私密的地方,要让哥又看又摸的,让小语非常害燥又别扭。

 “不行,你自己来无法好好的推,没推散到时就会黑一块,一就痛,到时你就痛苦了!”

 听到此,小语就不说话了。

 “来,侧边躺好!”小语乖乖的侧边躺着,裙子一掀开便看到纯白的棉质底,白皙如凝脂般的玉腿曝在我眼前,使我喉头一乾,了几口唾沫,而小语,则是满脸透红的窝在棉被一小角。

 “我会轻轻的,会痛喊一下。”

 “好…”小语的皮肤光滑软,摸起来很舒服,而我也尽量让力道适中,能够推散瘀血却不会让小语痛到,而按的时候,难免会不小心碰到女人最感的前端,虽然有棉质布料包裹住,但是不曾识过情滋味的小语,在不经意的触碰下感的动了一下,喉头发出轻柔的嘤咛…

 “…嗯…”小语的声音软软的轻呼,听了非常引人遐想…

 “会痛吗?”虽然自己知道是碰到哪里引起小语的反应,但为隐藏自己的恶行,故意如此问。

 “不会…”听小语这么说,这时真觉得自己是禽兽!虽是不小心,但还是觉得自己真该死。

 按摩大约十分钟后,看看时间已晚,就叫小语早点休息;而我,则是回房间又幻想着小语放纵一次…

 -----

 到了第七天,小语的瘀青总算散了不少,虽然还是有明显的红痕,但是跟之前比真的是好多了!

 而今天是爸妈要回家的日子,我俩都等着爸妈带日本名产还有礼物回家,所以今天心情非常愉快。

 只是等着等着,原本应该下午就该到家的爸妈,到了晚上却还是不见踪影;就在我们担心之余,电话响了,我俩对看,应该是爸妈打回来的吧!?

 该不会一下飞机不回家就跑到朋友家献礼吗!?这对父母真是不管我们的死活!

 然而,我们都错了…打来的是小阿姨,给我们的却是非常震惊的消息…话筒里一直出现凄厉的哭声…

 “小阿姨,怎么了!?一直哭我不懂怎么回事啊!?”

 “歆毓…你爸妈从日本回程时,不幸飞机失事死亡了…呜…”听到这非常不真实的消息,声音还反应不过来。

 “呵…小阿姨,你开玩笑的吧!?爸妈说今天会回家,还说会带土产回来,会不会是换班机了?”

 因为太过突然,而小阿姨却不似开玩笑般,哭的非常伤心,不想面对现实的我只能对着电话打哈哈。

 而小语听到这里,以为爸妈打电话到小阿姨家说要继续待在日本。

 于是还笑笑的问“哥,怎么!?是不是爸妈在日本玩疯了不回家啊?”

 我看着小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听到电话里小阿姨哭的悲惨,诉说着爸妈已经死亡的事实,而我却不知道该对小阿姨说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了电话,或许是小语看我表现的悲伤,原本笑笑的脸蛋慢慢垮了下来。

 “哥,怎么了?小阿姨说了什么?”

 我不知道该如何对小语说,于是转身我就跑到客厅的电视机前转新闻台,小语看我不说话就跟着我到客厅问怎么回事;这时刚好转到一台新闻在报导飞机失事消息…

 “今天下午三点从日本冲绳到台湾的班机不明原因失事,机体落海,人员全部死亡无一幸免…”

 小语看到这则新闻,下面一条列着死亡名单,看到了析的名字,则静静的盯着电视画面发楞…或许小语知道我不说话,还有特地开电视报导的原因,所以她也跟着不说话,新闻都不知道报导几则了,我俩依旧沉默着。

 直到我看到小语眼泪一滴一滴出来,才开始出声。

 “小语,刚刚小阿姨打电话来说,爸妈已经…”

 “不可能,不可能的…明明早上妈妈还打电话来说要准备回家了…怎么…”

 然后,小语开始爆发,泪线泛滥,而我则是静静的拥抱着小语,俩人一起伤心到凌晨。

 哭过后,我冷静了下来,或许我是男人吧!开始思考以后我和小语两人的生活;而小语则是哭累睡着了,浮肿红透的双眼,看了真叫人不忍心!

 就在我要抱着小语回房睡时,她醒了,我陪着她走到房间。

 “哥,今天晚上可以陪我一起睡吗?”红通的双眼盈满未下的泪水,让人很难拒绝她的请求。

 “好,先去刷牙洗脸,等会儿就过来陪你,明天就不要去学校了,我想,我俩应该都没心情去了。”

 “嗯。”或许哭过后,俩人心情平复很多,躺在上我拥着小语,两人一起回忆说着小时候的趣事。

 “记得那时我爬墙要出去,你硬要跟在我股后面跟着爬,结果摔下来,被爸看到把我抓回家打了一顿!”

 “哈哈哈…其实那时摔下来只有摔到小股,痛一下就不痛了,连皮伤都没有…”

 “爸妈总是疼你,我都怀疑我不是爸妈生的咧!”

 “哈哈哈…哥吃醋啰…”

 …

 “小时候你啊…”…

 “哈哈哈…你还不是一样…”

 …小语总算恢复了一点精神,对于失去爸妈的哀痛,我想还是需要时间慢慢消去的。

 今晚伤心过后我俩聊的开心,直到半夜,我一直是拥着小语的,但是没有一丝丝的遐想。  m.MHuAXs.cOM
上章 恋语录 下章